智谱华章-AI发掘科技创新原动力

您的位置:智谱华章官网 > 公司新闻 > 人才智库 > 任正非:5G只是小儿科,技术可独家授权给美国!

任正非:5G只是小儿科,技术可独家授权给美国!

发布日期:2020-02-15 14:32浏览次数:
作者: GCT
时间: 2019-09-27 16:47
9月26日,华为在上海进行了新产品的发布会,而与此同时,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与两位全球顶级AI专家——杰里·卡普兰(Jerry Kaplan)和彼得·柯克伦(Peter Cochrane)在深圳进行了“咖啡对谈”。
三人围绕“创新”,“规则”与“信任”三大主题,探讨5G和AI等新技术,讨论人类将要面临的发展问题、技术问题。

在谈及西方部分国家对于华为的信任问题、技术封锁问题时,任正非表示,现在欧洲还是大规模地给了华为很多机会,全世界也给了华为很多机会,“我认为这已经很宽容了,我已经很满足了,我不能让人人都理解我们,至少是在短时间里。”

今年美国对于华为的“制裁”并没有阻碍华为的快速发展,目前华为在全球范围内已与30多个国家签署超过46份5G商用合同,在全球建设的5G基站数量也超过了10万个,在5G领域,华为目前已经成为了行业第一。

在5G的授权专利上,任正非表示“我们不是授权给所有的西方公司,我们是授权给一家西方公司,就是独家让一家公司来买我们的许可,这一家公司我们觉得应该是美国公司,我们认为这家公司应该是美国公司。因为欧洲有自己的5G,韩国和日本也有自己的东西,它应该在改进和发展过程中去调整,而美国现在缺了这个东西,我们应该给美国公司独家许可,而且它可以在全世界跟我们竞争,不只限定在美国这个市场范围,可以在全球范围。”

“要把5G做一个基站,不要当做一个原子弹,我觉得5G是一个小儿科的事情,未来最大的产业是人工智能,我们不希望人工智能再遭受实体清单,我们希望共同为人类提供一种服务。”任正非说


以下为精选部分精彩对话:

主持人:任总,对于华为的5G技术有那么多不信任,您是否感到失望和遗憾?

任正非:首先,中国过去是一个贫穷的国家,也是一个落后的国家,大家都认为中国不可能赶上来,结果出了一个怪物,它赶上来了,就像火车一样,火车跑快了,火车跑得比马车快了,这时候大家对于新生事物有些不信任,我觉得时间长了还是会信任的。现在欧洲还是大规模地给了华为很多机会,全世界也给了华为很多机会,我认为这已经很宽容了,我已经很满足了,我不能让人人都理解我们,至少是在短时间里。

主持人:任先生,我来跟进一下您刚刚说的授权,5G给一家美国公司授权的内容是什么?硬件、软件、源代码?

任正非:首先,所有的专利是公平地、无歧视地授予这个公司。第二,在5G这个专有技术上,源程序、源代码、硬件技术、测控、交付、生产的经验,全部,包括他如果需要的话,芯片的设计也可以授权。我们就希望,将来在新的起跑线上,我们和欧洲、日本、韩国、美国在同一个起跑线上,再次起跑,再次共同为人类做贡献,因为我们有信心能跑赢,所以我们有信心开放。

主持人:您听上去特别大度,但这给了其它公司很多机会,让它们成为巨大的竞争对手,您有可能会丧失5G的领导地位,您愿意接受这一结果吗?

任正非:我们有获得很多钱,可以去买很多柴火,把我们在新技术创新的这把火烧得更大更旺、更有机会领先。第二,我们引入了强大的竞争对手,就能迫使我们公司的19万员工谁也不能惰怠,谁也不能睡懒觉,睡完懒觉起来就可能会死亡。现在就是靠我督促员工好好干活是不行的,只有狼撵着羊跑,羊才是最健康的,所以我不担心有强大的竞争对手把华为打垮,真正要把华为打垮我真高兴,这说明世界更加伟大、更加强大了。但如果没有把华为打垮,华为跑得更快,跑得慢的羊被吃掉了,我都不用裁掉跑不快的员工,这些员工都被狼吃掉了,有什么不好呢?所以我不认为竞争对手会带来威胁,而是会带来一种鞭策,促使我前进。

主持人:任总,你觉得多大程度上华为有可能会从西方的这些技术中脱钩,或者你们是否会减少对外国技术的依赖,这是否会迫使你们自己开发自己的技术呢?

任正非:火车轨道最早的时候或者有窄轨、有宽轨、有标准轨,这使国家的运输很不方便,对于工业社会的发展有很大限制。通信也是一样,3G三个标准、4G两个标准,大家觉得这些标准不同,给社会带来了麻烦和高成本,因此才产生了5G,只产生一个标准。所以5G一个标准是上百个国家,二十多年,数千数万个科学家集体讨论下,终于产生了同样的标准,让全世界在一个标准架构上实现未来的连接,这个连接将来有利于支撑人工智能、支撑人类社会。

现在如果要脱钩,首先我并不赞成,我的态度是很简单的,美国公司愿意供给我们零部件时我一定是要购买的,我宁可自己的零部件少生产一点也要买,为了维持全球化,我不会走完全自力更生的道路,这样只会得到一个封闭的结果。现在这种临时被迫状态的行为,不代表华为公司的长期理想,我们的长期理想还是要融入这个社会,融入这个世界,我们不会带头去做这件事情。

所以现在美国公司不断地改变,对我们恢复供应,我们是很欢迎,很高兴的,我们也不会有什么记恨。所以我们希望世界千万不要脱钩,好不容易融成了一个技术的统一体,再脱钩了,对于人类创造新财富是不利的。这位教授刚才讲了,市场划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只能是高成本,技术实现是没有问题的,但只能带来高成本,全球化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资源得到充分利用,使优质服务降低成本,让全世界70亿人民受益,这才应该是我们奋斗的理想,划江而治、划块经营,不应该走向这样的行为。

主持人:我们来讲一讲“鸿蒙”生态系统,这会是一个非常大的技术吗?您怎么看?

任正非:鸿蒙这个系统已经经历了七八年的开发,我们这个系统的目的是为了物联网、将来工业控制来使用,所以它最大的体现就是低时延。但鸿蒙会不会走向为终端提供服务,现在我们还在努力中,因为谷歌是非常友好的公司,谷歌也非常有水平,如果美国技术GMS不能给我们开放,可能我们自己要在这个问题上作出一些努力。

主持人:在中国,对新技术的态度很开放吗?

任正非:我认为,中国首先要抓基础教育,要抓基础的研究,具有和世界同轨的能力。现在整个教育体系还是西方比较发达,因为他们学术自由比较开放,比如一个学校同班同学,有100门课可以选,一个学期能选32门课,同班同学的课都是不一样的。而中国是统一教材,出来是比考分,哪个比哪个的个也高不了。中国的科学技术突破需要领军人物。领军人物还要高一点,要3米8以上啊。
我们谋求的是实力增强。对我们来说,这是时代赋予新的要求和机会。因为我们是全球化公司,并不局限中国国土,我们的基础研究基本是在北回归线上,在美国、加拿大、英国、东欧、俄罗斯、日本等地有3万多外籍员工,公司有七八万研发人员,有部分是科学家,有一部分是顶级专家,他们结合起来形成机会,使我们走得很前,没有受到任何限制。我们就是想,在新技术上做出更多贡献,并没有想做商业的独家霸权。因为我们不是上市公司,不谋求财务报表变好,只谋求实力增强就可以了。所以没有什么事情限制住我们。

主持人:我希望大家畅想一下,我们讲到了创新、AI,下一个大技术是什么?大家来做个预测。

任正非:未来的时代会是什么样子,我认为每种技术都在突破前沿,当突破的技术之间跨学科交叉在一起时,这个社会会是什么场景,我不知晓。但我希望我们公司在这个场景中找到自己的地位。我们的战略高地我认为就是收到数据的流量和处理分发数据的流量、储存和处理这些流量。我认为河流像《2012》这部电影一样,潮水汹涌,一定是有机会的,我只认为5G的管道还很小,尽管我们光的传输到了G8代,还是不能塑造这样的流量。沿着这条路,我们还是可以继续走下去的。

主持人:华为是不是在开发6G?这是不是您正在开发的技术当中?

任正非:华为6G和5G的技术在开发过程中是并行的,6G早就在接触了。6G主要是毫米波,因为它有非常宽的带宽,但可能会牺牲发射的距离。所以,6G真正规模化工程投入使用,对我们公司来说还很早,还是有限的过程。

记者:我是来自美国的舆论领袖。想请问任先生,如果超出国家界限,用好技术实现技术包容性,应该怎么做?

任正非:华为把技术当成技术,技术只是一个工具。全世界都在使用螺丝刀、扳手。我们把5G就是当成一个鸡蛋,不要把5G当成原子弹,我认为就可以普遍使用了。所以,我认为首先技术不要政治化,而是通过商业和市场的竞争和比较来选择,这样就可以大家共享同一个新技术带来的福祉。